兴发PT官方

“谁是犹太人?”——犹太名人统治世界的神话与现实|裴明宪

  陈荟楠昨天我要分享

  image.php?url=0MipsRM3rO

  犹太人是一个极其复杂、分布广泛、争议极大的民族。与大部分其他民族不一样,犹太人长期以来没有自己的国家,没有单一的聚居地,许多现代犹太人的血缘关系也相当可疑。所以,判别一个人是否犹太人的标准是模糊的。即使在对犹太人甄别最严格的纳粹统治时期,对这个问题也没有很好的解决方案。

  “犹太人”(Jews)是一个三重概念:首先是民族,其次是宗教和文化。18世纪以来,受到启蒙运动的影响,不信犹太教的犹太人越来越多,这些人还算不算犹太民族的成员,成为广泛争议的话题。更糟糕的是,犹太人长期居住在民族关系复杂的欧洲,历代的通婚关系使他们的血缘更难准确辨别。最后,虽然外族改信犹太教的例子不算很多,但也不是没有,早在罗马帝国时期就可能达到上百万人。所以,对于“谁是犹太人”这个问题的解答甚至可以撰写一部厚厚的学术著作。

  一般来说,广义的犹太人包括出生在犹太家庭的人,或者信仰犹太教的人,或者祖上有较为明显的犹太血统的人。以上定义非常暧昧含混,犹太教的教法认为必须母亲是犹太人或皈依犹太教才是犹太人,但也有人支持双亲之一是犹太人即可。由于犹太人长期居住在欧洲中心,他们和各民族通婚之后产生的“祖上具有犹太血统”,但现在既不信犹太教、也没有多数犹太血统的人,虽然一般不被承认为犹太人,却经常与犹太人混淆。

  根据不同的学者和机构的估计,现在全世界约有1300万到1500万犹太人(标准很不统一,大致以本人和社会的承认为准),其中在以色列有500多万人,在美国有500-600万人,在欧洲有200万人,其余分散于世界各地。近代犹太教的衰落趋势明显,如果仍然按照犹太教法的规定,把犹太人限定为犹太教的信徒,那么马克思、托洛茨基、爱因斯坦等著名的犹太人都“不是犹太人”。此外,犹太教法规定犹太人血缘的传递是通过母亲而不是父亲,与其他民族承认的父系传递规则相反。按照这个定义,著名的苏联领导人莫洛托夫的子孙都是犹太人,因为虽然他本人没有犹太血统,他的妻子却是犹太人!而一个娶了外族妻子的犹太人,其子孙却在血缘上丧失了犹太人的身份(他们仍然可以是信仰上的犹太教徒)。类似的例子在欧洲和美国还可以找到许多。

  许多名人被归为犹太人,在全世界造成了一种“犹太人最优秀且统治世界”的印象,这种印象其实是错误的。正统的犹太人社区不会承认许多所谓的犹太名人,不少人只符合最广义的犹太人定义,即双亲之一是犹太人,甚至双亲都没有多数犹太血统。按照这个标准,中欧和东欧的大量人民可以被归为好几种民族,因为他们的混血情况太复杂了;而绝大部分美国人根本就无法确定自己属于什么民族。按照纳粹统治时期的法律,如果一个人的祖父母和外祖父母里只有一个是犹太人,那他将被定义为“非犹太人,也非非犹太人”,即处于中间状态。

  以下是一些民族属性争议极大的“犹太名人”以及争议的来源。

  十月革命领袖、苏联红军的创始人之一托洛茨基出生在犹太家庭,但他的家庭没有犹太教信仰(注意,托洛茨基不是在接受马克思主义之后才放弃犹太教的,他父母就不信犹太教),而托洛茨基从来没有在犹太人的学校读书,也没有参与犹太社团的记录。事实上,参加十月革命的大部分犹太政治家都从幼年就不信仰犹太教,甚至终身都是无神论者。具有讽刺意味是,十月革命时期的苏联政治家的“犹太人”身份是一个巨大的政治劣势,尤其是在斯大林(既没有犹太血统也没有俄罗斯血统,而是一个格鲁吉亚人)统治时期,具备犹太血统的政治家经常以此为理由被整肃。如果没有斯大林的大清洗以及对犹太人的迫害,可能根本没有人会注意到托洛茨基、卡冈洛维奇、季维诺也夫等人有犹太血统。斯大林晚年甚至建议在西伯利亚成立一个犹太人自治区,潜台词是把苏联的全体犹太人流放过去。从斯大林开始,苏联的最高领导人从来没有犹太血统。

  英国是另一个犹太人活跃的国家,经常被反犹主义者称为“犹太英国”。最著名的英国犹太政治家是本杰明-迪斯雷利,他是唯一一位具有犹太血统的英国首相,但他全家都改信英国国教。第一个信仰犹太教的英国政治家是莱昂奈尔-德-罗斯柴尔德,他于1858年进入英国议会——这非常令人震惊,即使在对犹太人最宽容的英国,也直到150年前才出现第一个信仰犹太教的议员。在整个19世纪,只有16个犹太人(包括血缘上的犹太人)成为英国国会议员,在20世纪大约有80人(英国国会上院和下院总共有1000多人,19-20世纪至少有数千人曾经具备国会议员身份)。除了首相本杰明-迪斯雷利之外,犹太人出过几个政党领袖、许多内阁大臣和若干地方行政长官,但是18世纪中期以来所有具有决定性影响力的英国政治家都不是犹太人。如果这样一个英国政府都可以被视为犹太人统治的,那么哪个国家的政府不是犹太人统治的?

  让我们再看看美国,在阿拉伯国家和纳粹德国眼里,它是犹太人控制的统治世界的工具。出人意料的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前,犹太人只出了三个内阁部长、六个联邦参议员、十几个联邦众议员、十二个州长和一个驻外大使,请注意这是从美国建国到1939年的一百多年里的全部数据;1939年到2000年的犹太政治家数量大增,不过较为著名的也只有数十人。更令人吃惊的是,以上犹太政治家绝大部分都不是犹太教徒,因此不被正统的犹太社区接受和承认;其中十几人只有一半或更少的犹太血统,或者全家皈依了基督教。犹太人势力在经济界要强大的多,最近两任美联储主席都是纯粹的犹太人,其中伯南克接受的还是正统的犹太教育;现任世界银行行长佐利克是犹太人,其两个前任也是犹太人。现在,美国内阁没有犹太人成员,在行政机构地位最高的犹太人是白宫幕僚长博尔顿;参议院有十二个犹太人,众议院有二十九个犹太人,均处于历史最高水平;州长中有两个犹太人(不包括刚刚下台的纽约州州长)——以上均指血缘上的犹太人。即使在犹太人的政治势力最高的今天,美国政坛也很难说被犹太人控制了。拥有盎格鲁-撒克逊血统、德国血统、凯尔特血统或拥有基督教福音派信仰的政治家数量都超过犹太人,其影响力也比犹太人大的多。

  虽然犹太人对政治的影响是可疑的,但他们在商业上的成功似乎毫无争议。华尔街不少金融机构,例如高盛、雷曼兄弟、贝奇、所罗门兄弟、KKR的创始人都是犹太人。著名基金经理索罗斯、兰伯特是犹太人,许多杰出的银行家也是犹太人。但是请注意,以上许多犹太人都不符合犹太教法关于犹太人的规定。例如彭博资讯社的创始人、纽约市长布隆伯格,虽然其父是俄罗斯犹太移民,其母却是一般的俄罗斯人;索罗斯的例子更加滑稽,他自称出生在“反犹主义的犹太家庭”,因为其父母很鄙视自己的犹太渊源,不仅放弃了犹太教,还改了姓。人们把这些犹太商人区分为两种——第一种是“碰巧有一个犹太姓氏或血缘的人”,不信仰犹太教或不是犹太社团成员;第二种是“真正的犹太人”。如果你阅读一位犹太商人的传记或简历,发现在宗教一栏没有说明,或者与犹太社区、犹太学校不曾有关系,他多半属于后者。

  最后需要说明的是大量根本没有犹太背景(甚至一丝一毫犹太人的血都没有),却经常被误传为犹太人的名人。沃伦-巴菲特不是犹太人,洛克菲勒家族不是犹太人,摩根家族不是犹太人,通用汽车公司的传奇CEO斯隆不是犹太人。这仅仅是被误认为犹太人的著名人物中的一小部分(此外,鉴于索罗斯家族对自己的犹太人身份如此痛恨,我建议也取消索罗斯的犹太人资格)。摩根家族很早就是英国的银行业世家,其血缘关系十分清楚,并未混入犹太人血统;洛克菲勒家族的世系经过历史学家调查,可以追溯到17世纪的德国,也没有发现犹太人的痕迹。当然,许多犹太人为了逃避迫害,很早就改姓了,但这不意味着我们可以怀疑所有人都是犹太人。附带说一句,有一些名人并未被指为犹太人,但他们却是犹太人,例如切尔西的老板阿布拉莫维奇。这与巴菲特、摩根等被误传的“犹太名人”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总之,在破除了旧有的虚假印象之后,犹太名人的队伍还是很可观的,主要体现在学术界——近代著名的哲学家、经济学家和科学家里,犹太人的比例非常高。不过所谓大部分政治家和成功商人是犹太人的说法,无疑是夸大其词了。无论如何请注意一点,即在判断一个人是否犹太人的时候,我们采取的是广义的判断——双亲之一是犹太人,或者被认为有多数犹太血缘,这就够了。以上至少一半的犹太名人,按照传统犹太教的观点不是犹太人。有一些犹太名人避讳自己的犹太身份,或极少提到自己是犹太人。大部分近现代犹太名人都不信仰犹太教,或者至少不是虔诚的信徒。绝大部分现代犹太名人没有接受犹太传统教育。或许这个世界的确是由一群比较聪明又勤奋的人统治着的,但这群人真的是“犹太人”吗?我不知道。

  本文转载自网络

  作者:裴明宪

  收藏举报投诉

达到当天最大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