兴发PT官方

判决:垃圾处理不当可能被追究刑事责任

我必须在2天前分享它

最近,全国46个城市逐步开始进行废物分类试点,废物分类已经确定。如此快速的节奏,许多人不禁抱怨为生活带来更多“麻烦”和“纠结”,但我们必须知道中国是一个大垃圾生产国。 2004年,它超过美国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垃圾制造国。每年的生活垃圾产量约为4亿吨,并以每年约8%的速度增长。事实上,早在几年前,垃圾分类的概念已经反映在《刑法》中。以下是垃圾分类操作员因不当处理垃圾而被处以罚款的情况。

image.php?url=0MrR4ncFTc

派对信息:

被告人李某,男。由于该案于2016年11月9日被拘留,于同年11月10日被中山市公安局保释。同年12月8日,由中山市第一城区人民检察院保释。 2017年6月9日,这是该医院被保释候审,并于同年11月22日被捕。目前在中山市看守所。

被告苏某,男。由于该案于2016年8月27日被刑事拘留,他于同年10月1日被捕。目前在中山市看守所。

被告胡,男。由于该案于2016年8月27日被刑事拘留,他于同年10月1日被捕。目前在中山市看守所。

被告人万某,男。由于该案于2016年11月3日被刑事拘留,该案于同年11月24日由中山市公安局确认。同年12月8日,中山市第一城区人民检察院被保释候审。 2017年6月9日,该医院正在保释待审。

审判通过:

中山市第一城区人民检察院在中国中央刑侦部门起诉书中指控被告人李某,苏某,胡某,万某犯下环境污染罪(2017) 1258年,2017年6月5日。提起公诉。法院依法成立了合议庭,并公开审理此案。中山市第一城区人民检察院指定代理人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李某及其辩护人,被告人苏某及其辩护人沉某,被告人胡某及其辩护人,被告人万某及其辩护人赶到。法院参与了诉讼。它现在已经尝试过了。

一审请求情况:

中山市第一城区人民检察院指控:2016年8月中旬,被告人万某知道被告人胡某运送货物并填土。他还介绍了被告人李某和被告人胡某,以及被告人胡某义每吨65元至70元的垃圾处理价格将被运往中山市南朗镇横门三维围码头,以及被告人李某将在西三维登陆。施工现场,并向苏某支付了人民币8000元的福利费。

2016年8月23日晚7点,被告人胡某再次使用“屏南顺汇969”号船将被告李某的一批废物运往中山市南朗镇西尔威水域。市。被告人被埋在垃圾填埋场后,被群众举报后被公安机关查封。公安人员当场查获上述船只约600吨建筑废物和生活垃圾。被告人胡某共收到被告李某支付的手续费。

经中山市固体废物和环境化学品管理中心调查后,确认蓝色帆布覆盖的废弃物和横门溪三味填埋场的填埋场属于同一类别。浪费;主要是废塑料块,废塑料薄膜,废尼龙绳,废纸和其他混合废物和一些生活垃圾。根据环境保护部华南环境科学研究所的说法,垃圾填埋场的汞含量超标;周边水域包括氨氮,化学需氧量,总磷,生化需氧量,氟化物,溶解氧,总氮,高锰酸盐指标等指标在一定程度上超标,对区域土壤及周边环境造成严重污染水质,造成生态环境破坏成本4.4元,生态修复成本4元,并监测此环境事件的发生。费用是人民币。

2016年8月27日,被告苏某,胡某收到通知,并前往公安机关归还。被告胡某回到案件后,他如实地承认了上述罪行。同年11月3日和11月9日,被告人万某和李某被公安人员逮捕。案件解决后,被告人胡某的家属已支付部分垃圾处理费130,000元。

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凿,充分。应对所有这些人进行环境犯罪的刑事责任追究。李某,胡某,苏某在环境犯罪的共同污染中发挥了重要作用。他们是主犯。他们应该根据他们参与的所有罪行受到惩罚。被告人万某在环境犯罪的共同污染中扮演次要角色。根据法律,应该给予较轻的惩罚。鉴于被告人胡某有自信,他可以依法受到惩罚。法院必须依法判刑。

一审防御:

被告李认为他的行为不构成犯罪。

被告李某的被告辩称:1。被告人李某并无与被告人苏某,胡某共同污染环境的犯罪意图。被告李某只将废纸等固体材料交给被告人胡某某。被告胡某应对不当处理负责。被告人李某不应被视为环境污染罪。 2.公诉机构提交的证据不能完全证实被告李某于2016年8月15日向被告人胡某提供的废物以及中山市南朗镇横门水域西三维遗址的白色垃圾填埋废物。同样的浪费和唯一的污染源。未证明污染源与环境破坏之间存在因果关系; 3.《环境损害鉴定评估报告》的识别过程和方法不符合相关专业规范的要求,识别结论与待验证案件的事实无关,不能作为本案例的证据。

被告苏某不反对公诉机关指控的犯罪事实和罪行,认为由于文化程度低,不清楚垃圾填埋场是否有毒。

被告苏某的被告辩称:1。检察机关指控的案件填埋场污染土地和水源,证明垃圾填埋废物的唯一来源; 2.被告苏某不是环境专业人员,该填埋场造成的污染不充分,不是直接故意的; 3.被告苏某承认有罪,是第一次犯罪,被告苏某愿意尽一切可能清除现场废物,弥补对环境的影响。要求较轻的处罚并对其进行试用。

被告人胡某不反对检察机关指控的犯罪事实和罪行。

被告胡的辩护人辩称,被告胡某有自信情节,并认罪。为了弥补对环境的影响,该家庭已经支付了部分废弃物处理费用13万元,并要求对被告人胡某进行较轻的处罚。试用适用于它。

被告万某认为,他的行为只是一个简短的介绍,他不知道这是否构成犯罪。

被告人万某的被告辩称:1。被告人的行为只是将被告李某介绍给被告人胡某,未参加后续的运输和填埋活动,并没有主观意图和客观事实。犯罪; 2.即使确定被告人万某构成犯罪,也只是作为辅助和次要帮凶。回国后,他积极配合公安机关处理案件,要求减轻,减轻或者免除处罚。

该法院认定

经审讯发现,被告人万某知道,被告人胡某已经将货物运到土地上。他还介绍了被告李某和胡某,而胡某则以每吨65元至70元的价格出售。对于垃圾处理价格,使用“屏南顺汇969”船将李经营的临时倾倒水洗车场的废物运至中山市南朗镇。门西三维的大门被移交给被告苏某填补该遗址,并向苏某支付了8000元的利益。

2016年8月23日,被告人胡某再次使用“屏南顺汇969”号船将被告人李某的一批废物运至中山市南朗镇西尔威水域,并将其交给被告人苏某垃圾填埋场处理后,经群众举报后,由公安机关查封。公安人员当场从上述船只中查获约600吨垃圾。胡某两次收到李某支付的垃圾处理费人民币。

经中山市固体废物和环境化学品管理中心调查后,确认蓝色帆布覆盖的废弃物和横门溪三味填埋场填埋的废弃物属于同一类别。浪费;主要是废塑料块,废塑料薄膜,废尼龙绳,废纸和其他混合废物和一些生活垃圾。根据环境保护部华南环境科学研究所的说法,垃圾填埋场的汞含量超标;周围的水包括氨氮,化学需氧量,总磷,生化需氧量,氟化物,溶解氧,总氮,高锰酸盐指标等指标超过极限标准,在一定程度上对区域土壤和周围水体造成严重污染质量,造成4.4元的环境破坏成本和环境事故的监测成本。

2016年8月27日,被告苏某,胡某收到通知,并前往公安机关归还。回到此案后,胡和苏如实地对上述罪行供认不讳。同年11月3日和11月9日,被告人万某和李某被公安人员逮捕。案件解决后,胡的家人已经支付了130,000元,用于垃圾处理。

根据被告及其辩护人的辩护和辩护意见,法院的综合判决如下:

1.被告人李某和万某是否构成犯罪。

经调查,被告李某作为垃圾分类水洗厂的经营者,知道经过分类处理后的废弃物会造成环境污染而不进行无害化处理,仍然将废物传给被告万某。一般被告的被告人胡某得到了报酬,胡的忏悔告诉李的垃圾垃圾在他携带垃圾时被运到中山的横门垃圾填埋场。同样,万某的忏悔也知道李正在经营一家洗水厂。在分类和处理垃圾后,他正在寻找有人来处理它。在李的要求下,他介绍了船主胡帮助处理垃圾。当三个人一起吃饭时,胡说垃圾垃圾到垃圾填埋场,每个人都要支付500元的费用;当李和胡承认第一批垃圾时,万在场,并被告知废物被运往中山横门垃圾填埋场。至于是否收取引进费,不影响其性质。因此,李和万主观意图犯罪,客观造成环境污染,后果尤为严重。他们的行为符合环境污染罪的宪法要素,构成犯罪。被告李某,万某的辩护和辩护人的无罪辩护意见均未被接受。

2.垃圾填埋场垃圾和被告李提供的垃圾是否是同样的垃圾和唯一的污染源。

经调查,公安局,海洋渔业局公布的现场检查记录和被告人胡某的供述证明,垃圾填埋垃圾由被告人李某提供并由胡某运送。同样的浪费,证人现场施工也证实了这一点。被告李和苏的辩护人的辩护意见与确定的事实不一致,也未被接受。

3.关于《环境损害鉴定评估报告》是否可以作为最终确定的依据。

经调查,被告倾倒垃圾填埋垃圾,与倾倒区的环境污染存在因果关系。法定评估机构环境保护部华南环境科学研究所具有相应的资格,经过检查,监测,抽样,测试和比较。确定并评估垃圾填埋场废物污染的环境。识别过程和方法符合相关专业规范,符合证据标准,可作为最终确定的依据。被告李的辩护人辩称,不应接受《环境损害鉴定评估报告》作为辩护意见,理由不充分,不会被采纳。

4.被告苏某和胡某的被告分别辩称,被告苏某和胡某认罪,是初犯,愿意清除现场废物或支付部分废物处理费,调查是真的。采纳。被告人万某的被告辩称,案件归还后,万某积极配合公安机关的辩护意见处理此案。经过调查,法庭在判决时会认为适当。

医院认为:

在第(5)项的规定中,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被告人李某因环境污染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零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六万元。

2.被告人苏某因环境污染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50,000元。

3.被告胡某因环境污染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两年零六个月,缓刑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30,000元。

4.被告人万某因环境污染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0,000元。

五,根据法律规定,被告人苏某的犯罪收入为人民币8,000元,已经收回并上缴国库。

收集报告投诉